法甲

超玄幻三国 278、钢弓之威

2020-01-18 05:03: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玄幻三国 278、钢弓之威

吕凯是知兵之人,听得敌军来袭,第一时间就敲响了军鼓,召集将领。

一连串领命急速发布,诸将在两刻钟之内率领军队驻防各处,两万精锐组成了四门斗底阵,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常定军三路大军逼近,军容鼎盛的出现在永州军三面,冲天而起的血气竟然对四万永州军形成了压倒性的优势,将永州军的血气死死的压制在平山坡内,吕凯心中猛然一沉。

军势血气,代表着敌军的军士素质,如此恐怖的大军血气,吕凯还是第一次见到,甚至连王伉麾下的魁刀骑都略有不如。

吕凯实在不知道山野之地的天水郡,怎能出现一支如此素质的超强军队。

若是换成了南蛮军,吕凯倒能接受,但也必须是从百万南蛮军中挑选出来的三万真正精锐,才可能出现这等军势血气!

若是单单血气强大,吕凯还有信心依仗自身的军事素养,和训练有素的两万精锐与之对抗。

奈何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一个永州军将领会生出这般信心。

在快速逼进的时候,三路常定军如同一人,军容无比整齐,三万人浑然一体,没有任何破绽可言,吕凯知道这绝对是一支纪律严明到令人发指的军队。

兵甲方便就不用说了,三路大军,青白玄三色分明,皆是着甲,尤其前面的先锋部队,全身上下都被战甲笼罩。

从斥候反馈回来的消息,可知这三色战甲,皆是精钢锻造,要伤到里面的兵士,对普通士兵来说简直是梦想,也只有武者才有这样的资格。

普通士兵,要对付这样的钢铁怪物,只能依靠人数优势,活活耗尽对方的体力。

穿戴如此沉重的战甲战斗,哪怕敌军身体素质极好,但也绝不能持久。

只不过吕凯很怀疑,在自己军队耗尽对方体力之前,四万大军恐怕已经被对方屠戮一空了。

这个时候,亲卫急速来报,后方无名山丘,出现了两千黑甲常定军,截断了永州军的退路。

黑甲常定军,是永州军了解最多的,那些拔除永州军斥候的,都是黑甲。

虽然很可能是因为隐匿的需要,斥候才穿着黑甲,但也说明黑甲兵才是常定军真正的精锐,除了全身钢甲之外,武器也是相当犀利。

最可怕的是,黑甲兵身体素质极度恐怖,皆是力量惊人耐力持久,而且还疑似有横练功夫,刀枪不入!

吕凯心中不妙的感觉越发浓烈,毫不迟疑的放出了十数妖兽级别的传讯鹰隼,好几道珍贵的传信符也激发出去,朝永州中军和永州右翼发出了求援信号。

项熊完全没有理会吕凯发出的求援信号,大军稳步前进,很快就到了接触战的范围,距离永州军的四门斗底阵不足两里之地。

令旗一挥,江乌卫两排体型魁梧的军士快速上前,轰隆一声齐响,数百面一人高的巨大钢盾猛然往地上一顿,数百面钢盾瞬间就组成了一排上千米长的钢铁之壁,将大军死死保护起来。

常定军已经彻底的摒弃了刀盾手这个兵种,陌刀兵的战甲之上,皆是安装了小型合金钢臂盾,可以格挡兵刃。

至于防止弓弩,是完全没有必要,普通弓箭手根本不可能射穿最少都有五毫米厚的精钢战甲。

至于数百钢盾兵,主要是用来抵御投石车、火龙炮等大威力军械的攻击,或者是骑兵的冲击。

每一面盾牌皆长一米八,宽一米,厚二厘米,盾牌后面还有可以打入地面的尖头钢柱,全盾重达六百余斤,使用这些盾牌的,也是军中巨力兵士。

钢盾墙布下,长枪兵快速上前,一根根数米长的钢矛从钢盾缝隙探出,钢枪转眼变成了荆棘铁壁,任何军队要想强攻这面荆棘铁壁,定然要付出无比沉重的代价!

青木卫、磐石卫同样组成了荆棘铁壁,将永州军三面封锁起来。

吕凯脸色无比凝重,如此钢铁之壁,绝不好对付,对付常定军这样军士密集的战阵,最好的办法就是使用投石车、大型床弩,火龙炮等发动攻击,击散对方阵型。

只不过,如今的永州军左翼,是没有这等大型器械,只有方便移动的小型投石机、礌石车等。

从永昌城逃出来的时候,大军就没有携带这些笨拙沉重的军械,随后虽然攻下了好些秦州和永州的城池,得到了大量的补给,其中也有一些床弩和火龙炮,但南蛮军三州联军等也是一路追杀,大军自然也不好携带这样的军械逃命。

吕凯目光环视诸将,沉声说道:“各位将领,谁愿意阵前搦战?”

诸将皆是沉默起来,等吕凯目光变得犀利,再次扫视众人,其中一个面目狰狞,额头有一个暗红色肉瘤的钢甲武将上前一步:“末将愿意出阵一战!”

吕凯脸色这才放缓下来,这个肉瘤大将叫左平,乃是投诚永州军的一伙山匪首脑,如今是永州军的中郎将,四品武宗巅峰层次,善使一条铁刺鞭,实力相当不弱。

他点点头,沉声说道:“好!本官记你一功!”

“左中郎将记住,尽量拖延时间。本官已经通知州牧大人,等中军、右翼前来,定能将常定军一打尽!”

说着,吕凯又将目光转向另外一个头戴虎头盔,身穿连环锁子甲的虬须大将:“李蒯,你率五千骑兵,一旦本官下令,便率军拿下无名山丘,保证大军退路!”

两将领皆是领命,随后左平飞身上了一头银角巨狼,拖着三丈长的九节精铁鞭,离阵而出!

“你爷爷左平在此!尔等谁敢出来送死!”

一出大阵,左平便厉声大喝起来。

项熊身边的秦胜男顿时冷哼一声:“项将军,末将愿意与之一战!”

项熊微微一笑,摆手说道:“永州军如此做法,无非是想拖延时间而已!”

“我常定军纪律森严,又岂需如此手段提升士气!”

他目光猛然一厉,沉声说道:“传令下去,后方学士吟唱常定三章,钢弓手准备!”

“公输车,八牛破甲弩可曾准备好?”

公输车肃穆回答说道:“回项将军,军械营已经占据各处高地,随时可以发动攻击!”

项熊点点头:“很好,就让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知道我们八牛破甲弩的厉害!”

江乌卫这边,随军的两个五品大学士,还有数个四品大学士,皆是江乌村的族老长老,他们都清楚这一战关乎江乌系在永州军的地位,因此皆是随军出击。

尽管大军血气对他们有极大影响,但敌军血气被镇压,自己军队的血气,对他们的影响却是不大,听得项熊传来的命令,大军后方的学士们毫不犹豫的运转文心的力量,口吐真言。

常定三章,或者说是凤来三章,乃是楚河剽窃的梅岭三章,拥有极大提振士气,提升兵将战力的作用。

尽管江乌村的学士们吟唱这战诗,效果远不能和楚河这个首作者相比,战诗的力量也无法笼罩全军,最多只能加持两三千兵将,但也拥有极其惊人的效果。

“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蕴含真文圣言力量的战诗在大军后方响起,大军血气振荡,缓缓形成了一面旌旗虚影!

“疆烽烟遍地起,此头须向楚门悬。后死诸君多努力,捷报飞来当纸钱。投身常定即为家,血雨腥风应有涯。取义成仁今日事,九州遍种自由花。”

血红旌旗如同实质一样笼罩大军上方,诸多军将,皆是感觉到精神无比亢奋,一股强大的力量涌入体内。

随着常定三章吟唱完毕,三根两米长的破甲巨箭发出可怕的破空之声,以无比惊人的速度朝着左平疾射而去。

声还未至,巨箭已经到了左平身前!

左平在阵前叫嚣,正奇怪为何常定军毫无动静,随后便发现三到白光电射而来,速度快得连肉眼都难以捕捉,顿时吓得脸色煞白!

三道白光,其中一道直射左平,两道是封锁了他左右两侧!

左平来不及大骂常定军的无耻了。

他到底是四品武宗的巅峰层次,论到战力,就算不如当初的秦胜男,也相差无几,在这电光刹那之间,手腕猛然一甩,九节精铁鞭便如同一条黑色巨蟒疯狂弹起,无比迅猛的朝着其中一道白光绞缠而去。

铁鞭死死的缠住了射向他的巨箭,精铁鞭混合了铜母、精钢打造而成,无比坚韧,八牛破甲弩的力量都无法扯断铁鞭。

奈何巨箭的力量实在太可怕,铁鞭瞬间绷得笔直,左平只觉得一股巨力顺着铁鞭传到了他的手心。

这铁鞭乃是左平无比珍爱的二品神兵,自是不舍得脱手,死死抓住鞭柄,整个人都被巨箭从银角巨狼身上扯飞起来!

可惜左昊不知道,常定军中的八牛破甲弩可不是只有一架,又是三道白光疾射而来。

半空的左平无从躲闪,也没有躲闪的时间,一声惨叫,胸口便出现一个碗口大的血洞,被两米长的三棱破甲巨箭斜斜的穿胸而过,顿时死于非命!

那头四品境界的银角巨狼,同样也躲不过破甲巨箭的射杀,惨死当场。

常定军一员大将,就这样连人带狼憋屈的死在了八牛破甲弩之下。

永州军诸将气得浑身颤抖,但就在这个时候,常定军各部擂鼓之声大作,钢盾之墙猛然往后一倒,噔噔噔的弓弦震动声音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数千破甲箭如同疾风骤雨一样朝着永州军倾泻而去!

常定军是在楚河后世的军事理念下训练起来的精锐军队,自然也融合了楚河后世远程为王的想法。

虽然他不知道怎么打造火枪,但钢弓在这样的冷兵器战斗中,绝对比火枪更加好用,十石强弓加上兵士的力量,足以将射程扩展到两里之地。

因此,常定军中,最多的兵种便是钢弓兵,每一卫中,除了成建制的五千钢弓兵之外,其他的诸如斥候、蝎尾翼虎空骑兵,马骑兵等,都配备了钢弓,弓箭手甚至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六千之数。

最精锐的潜渊卫,更是人人带弓,箭筒之中,常备二十钢箭和十枝三棱破甲箭。

这也是项熊没有派出骑兵冲击对方军阵,而是在里许外摆出铁壁大阵的原因所在!

三万大军,一万五的弓箭手同时发动攻击,使用的还是最具破坏力的三棱破甲箭,射向了严阵以待的永州军精锐,可想而知会造成什么样的效果!

吕凯已经不能说是心疼了,简直是痛不欲生,这支追随了他十几年,历经了不知道多少大战,在三州联军追剿下,好不容易才保存下来的两万精兵,在一轮箭雨之下,成片成片的倒下。

这些精锐兵将身上的甲胄,手中的盾牌,在破甲箭之下,跟纸片没有什么区别,力量惊人的破甲箭,甚至在穿透一个士兵之后,还能对身后的士兵造成致密的伤害。

一轮箭雨,就有上千精锐丧命,他们娴熟的武技,训练有素的战阵,磨得锋锐的刀刃,起不到任何作用,在钢弓的威能下,这些兵将都只是待屠宰的猪羊而已。

让吕凯眼角欲裂的是,一轮箭雨过后,常定军擂鼓再响,又是一轮数千规模的箭雨发射,再次有众多的永州兵精锐被当场射杀。

钢弓力量强劲,箭道笔直,无法使用抛投的方式,只能射杀最前排的敌军,因此常定军一万五钢弓兵并没有同时发动攻势,免得浪费箭矢,而是分三轮射击。

不等永州军反应过来,三轮箭雨之后,永州军这边已经死伤了两千多人马,从上方看去,就如同一个四四方方的饼子,被人在三面各啃了一口似的,出现了大片的空间。

普通的兵士,根本不可能抵挡破甲箭的威能,也只有那些军阵精锐强者,三四品武师武宗,少数的武者可以躲过一劫,其他的若是被钢箭射中,都是非死即伤。

但孤零零两三百在箭雨中活下来的将领精锐,并不意味他们已经已经躲过了死神的镰刀。

泉州市眼科医院怎么样
海宁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昆明治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在六盘水哪里有治癫痫病的
西宁治疗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