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不死狂神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毕岳青的孽缘

2019-12-04 06:10: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死狂神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毕岳青的孽缘

“什么狗屁毕岳青,给老子死来!”

就在毕岳青正准备在花灵仙子面前隆重的介绍下自己之时,一道粗犷的声音传来,一道攻击轰向了毕岳青所在的位置。

毕岳青全身心都放在了花灵仙子身上,猝不及防之下差点被这突兀的攻击轰中,关键时刻还是魏枫拉了他一把,这才让他躲过了一劫。

“轰隆!”

一声巨响,那攻击的威力不俗,轻易就在地上打出了一个大坑,说明这人最起码动用了九层的力量,动用九层的力量明显是想要至毕岳青于死地,也不知道两人之间有过什么深仇大恨。

“我擦他***!谁?谁偷袭老子!”

毕岳青躲过一劫,看了看地上的大坑,咽了口口水,破口大骂道,刚才如果不是魏枫拉他一把,说不定现在他就已经缺胳膊断腿儿了。

“毕小贼,老子要杀你还用偷袭?”那道声音不屑的说道,很快,说话的人便显出了身形。

来人身材极其壮硕,足有两米多的身高,十分魁伟,穿着一身盔甲,盔甲中透露出古朴沉重的气息,显然不是凡品,穿在他身上就像一个钢铁巨人一般。

这人明显也是一个隐世势力的弟子,他的身后站着上百名穿着跟他一样的人。

“卧槽!尉迟凌霸,你竟敢偷袭老子!”

看清了这人,毕岳青破口大骂,连带着把这巨汉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个遍,当然,只有站在他身边的魏枫听到了。

尉迟凌霸,听到这个名字魏枫便知道来人的身份了,这人正是二十大一品势力其中之一太虚铜门的圣子。

不是说隐世势力的弟子之间没有往来的么,怎么毕岳青会惹上尉迟凌霸。

“毕小贼,快把我妹妹的随身玉佩交出来,再给我妹妹磕头认错,否贼今天叫你血溅三尺!”

尉迟凌霸人如其名,强势无比,一步踏出,身上气势陡然提升,一把巨大的板斧出现在手中,这板斧比磨盘还大,就连把柄都足有毕岳青的手臂那么粗。

被尉迟凌霸举重若轻的拿在手中,随意挥动了两下,杀意纵横,直指毕岳青。

看这阵势,尉迟凌霸是要动真格的了,魏枫心头一凛,感受到了这股强横的气息,立马远离了身旁的毕岳青。

他当然不是怕尉迟凌霸,而是听了尉迟凌霸的话觉得自己还是别管的好。

这货竟然偷了人家妹妹的随身玉佩,这不明摆着找死么,自己找死别祸害了别人。

“魏兄,你......”

“毕兄,你做人也太没品了,连女孩子的随身玉佩都偷,实在是天怒人怨,我也不好意思违背天意,你自求多福吧,魏枫一脸鄙夷的说道。

他说的很明白,这事儿我不管,你自己解决。

别说是魏枫,就连不食人间烟火的花灵仙子都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警惕的看着毕岳青,生怕自己的什么东西被他偷去了。

她身后的女弟子们更是一个个宝剑出鞘,恨不得就要替天行道,斩杀毕岳青还人间一个朗朗乾坤。

看到这一幕,毕岳青欲哭无泪,大骂道:

“尉迟凌霸,你少他么在这里造谣,谁偷你妹妹的东西了,那玉佩明明是你妹妹硬塞给我的,还说我不要就让你来打我,老子这才收下的,谁他么要偷你们家东西...........”

毕岳青忿忿不平的说道,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但是他的话根本没人相信,更加鄙夷的看着他,人家女孩子硬塞给你,你以为你是谁啊。

就连魏枫都想踢他两脚,都这份上了这货还吹牛,就算要吹牛也要说个可信度高的啊。

就连一向沉默不管闲事的司徒剑都看不过去了,冷冷道:“男子汉大丈夫,做了就是做了,没什么不敢承认的。”

他这话很显然是在说给毕岳青听。

他虽然是毕岳青的同门,但是在如此大义面前,还是站在了尉迟凌霸那边。

听着这话

,尉迟凌霸很是受用,说道:

“毕小贼,你看看你说的话连你同门师兄弟都不相信,我妹妹天姿国色,从小就将她的随身玉佩看得比性命还重,会硬塞给你,真是笑死我了,下次麻烦你找个可信度高一点的理由。”

听了这话,毕岳青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他么得,不信是吧,不信教你妹妹出来和我对峙,看看是不是她强塞给我的!”

毕岳青信誓旦旦的说道,一副真理永远站在他这边的样子。

“哼,对峙就对峙,难道我会怕你?语惠,出来和毕小贼对峙,告诉大家,是不是他偷了你的随身玉佩。”

尉迟凌霸根本不惧毕岳青,将她妹妹叫了出来,尉迟凌霸的妹妹名叫尉迟语惠,也是太虚铜门的天之骄子,神桥境中期的人物。

魏枫虽然没见过所有势力的圣子圣女,但是在来星神战场之前华成子就已经跟他说过一品势力的那些个顶尖战力,这个尉迟语惠就是其中之一。

太虚铜门是一品隐世势力,总体实力不弱于四界山,这个尉迟语惠能成为太虚铜门的顶尖战力之一,想来实力绝不会弱。

尉迟凌霸的话刚一说完,便有一个女子从他身后款步走出,体态匀称,身上也穿着一身铠甲,不过并不给人一种笨重的感觉,反而有些英姿煞爽,更像一个巾帼英雄。

魏枫从下到上打量着尉迟语惠,不住地点头,都是上上之选,目光一直延续到她的脸上,不过却看不清她的容貌,想来是人家女孩子故意为之。

到了星神战场,无论是天火阁的圣女,还是冥神宫的圣女,亦或者现在眼前的花灵仙子都是轻纱遮面,这样更给人一种神秘感,勾动人内心的欲{望,更加着迷。

“毕岳青你个禽兽,竟然盗窃尉迟姑娘的随身玉佩,盗窃就算了,还倒打一耙说是尉迟姑娘硬塞给你的,你还要不要脸?”

百花灵宫的女修都看不下去了,纷纷为尉迟语惠鸣不平。

“老毕,你也太不是人了,看来我有必要重新审视你的人格啊。”魏枫也在一旁打趣道。

毕岳青顿时脸都青了,也不解释,也许他觉得在如铁的事实面前,所有的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

“哼,都说了当面对峙,你把面遮住算什么,把脸露出来咱两对峙。”

毕岳青大声说道。

“毕小贼!你他么得寸进尺!偷了我妹妹的随身玉佩就算了,竟然还想窥视我妹妹的绝世容颜,就凭你小子也配?我妹妹可是发过誓,谁看了她的脸,就是他的如意郎君!”

听到毕岳青要看自己妹妹的容颜,尉迟凌霸登时大怒,差点就提着板斧冲了过来,要将毕岳青砍成数段。

魏枫等人也觉得毕岳青太得寸进尺了,哪家女孩子不是把自己的容貌看得十分重要,怎么可能随便就给一个男人看,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偷了人家玉佩的小贼。

就连魏枫都看不过去了,说道:“老毕,适可而止吧。”

“是啊,回头是岸啊毕师兄。”

有四界山的弟子劝解道。

就连百花灵宫的花灵仙子也一脸庄重的说道:“悬崖勒马吧毕公子。”

毕岳青其实也在考虑到底让不让尉迟语惠露出真容,毕竟上次的事情让他直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更何况,谁看了她的脸谁就要娶她,这他么的不是坑人么,自己就是被坑的。

想到这些,毕岳青也不敢再让尉迟语惠露出脸来。

可是,此刻听到众人的话,心头又升起一股无明业火,妈的,如果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澄清事实,自己就要背负一辈子的骂名啊。

其他人骂他都算了,可是竟然连花灵仙子都对他鄙夷,想想就让人难以接受,不行,为了证明我的清白,为了不让天下所有女修误解,我一定要她露出真容!

想到这里,毕岳青便骂道:“哼,有种脱啊...不是.....有种把脸露出来,来啊,今天我非要看你的脸....”

毕岳青不依不挠的说道。

尉迟凌霸大怒:“你找死!”说着就举着板斧要上前砍杀毕岳青,不过刚一动身,却被自己的妹妹拦住。

“哥哥不要。”

尉迟语惠拉住了尉迟凌霸,轻声叫道,声音婉转动听,就像仙音一般,听得在场的男修们心头一阵悸动,都在猜想不知道这尉迟语惠是个怎样的绝世佳人,才能发出这么美妙的声音。

越是这样想,就越对她的容貌感兴趣,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看个仔仔细细。

“妹妹,你不要拦着我,让我上去宰了这个杂碎!”尉迟凌霸怒尤未息,还要冲上前去。

“算了吧哥哥,这都是天意,天意如此,人无奈何,既然他执意要看,那我给他看就是了,我不想看到你和他争斗.......”

尉迟语惠轻轻地说道,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她的声音中充斥着无可奈何之意,像是在感叹命运的无奈一般,让人有一种忍不住上去把她抱在怀里安慰一番的冲动。

是谁将一个仙子逼成这样,罪魁祸首就是毕岳青,大多数的男修都将矛头指向了毕岳青,就连四界山的弟子也不例外。

“可是妹妹,你要想清楚了,谁看了你的脸,谁就要娶你,他........”

尉迟语惠一摆手,打断了自己哥哥的话,说道:“这都是天意,我想清楚了,就给他看吧。”

说着,她玉手一挥,挡在她容貌之前的那团雾气开始慢慢消散。

没想到尉迟语惠被毕岳青逼得在众人眼前展露仙颜,就连魏枫也于心不忍,他想要阻止:

“尉迟仙........”

不过魏枫的话没说完却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ags:

金山区亭林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市大兴区瀛海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武汉看癫痫病著名的医院那里好
拉萨治疗龟头炎费用
遵义哪家医院能治癫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