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巴塞爾藝術展上一些作品居然不要臉

2019-11-09 01:05: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巴塞尔艺术展上一些作品居然“不要脸”

巴塞尔艺术展上的一些作品,居然 不要脸 这背后是否隐藏着什么 不可告人 的秘密 马云出现在某家画廊的展位,先后对两幅作品谈笑风声,虽然他当场什么也没有买巴塞尔艺术展正在吸引越来越多此前与当代艺术并无关系的人 第三届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已于3月中旬落幕,话题热度依然未消艺术圈的派对主角换了一轮又一轮,但巴塞尔就是成了继威尼斯双年展之后的又一个守恒传奇,甚至比后者还要更热烈、时尚 这次展览汇集了37个国家和地区的200多家艺廊,高古轩、白立方、大未来、佩斯等国际大牌画廊租下了最显眼的位置,一些新晋画廊则安居角落无论大小,每个画廊都有自己主推的艺术家和代理作品,现场能看到毕加索、曾梵志的名篇以及奈良美智经典的小女孩画作 巴塞尔几乎已经淡化了香港这个商业名都困扰已久的 文化沙漠 标签不光马云、王中军、吕燕、余文乐、杨二车姆娜这些名人,就连一些平时从不谈论艺术的IT行业上班族,也被巴塞尔在微博、的效应感染,特意前来围观 是的,不管懂不懂艺术,只要付得起250港元的门票,都可以享受这场年度人气最旺、含金量最高的盛会艺术在这里不会严肃高冷,作品面前也不设置围栏一拍,在发个九宫格表示到此一游,未尝不可 新奇 、 怪诞 、 趣味 总是普通人的关注点 在湾仔会展中心,我穿梭在几千幅展品间,惊讶地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巴塞尔艺术展上的一些作品,居然 不要脸 ! 画面上五个没有脸的行人,行色匆匆走过,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拒绝交流 2015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官封面是约翰 巴尔萨代里1989年的画作《残暴与怯懦》有 概念艺术之父 之称的约翰 巴尔萨代里风格轻松诙谐,以几何手法引领设计,曾获2009年威尼斯双年展金狮终身成就奖 将这幅画与同期展出的克里斯蒂纳 卡纳莱的《想法与观念》、王鲁炎的《对称的暴力》、英国艺术家季迪恩 鲁宾的《手枪》等作品放在一起比较,会发现一个共同点:画上的人物只有一个头颅形状,没有五官,当然更没有表情 为什么那么多艺术家热衷于创作 不要脸 的作品?此前我并未看到有专门研究好奇心作祟,我借助度娘、Google,请教了美术史专家,还是没有收获 我只能用最笨的方式挨个搜索这些艺术家的资料,而更原始的方法是回到原作,进行画面分析 我认为,艺术作品中的 不要脸 现象,最常见的原因之一:为了赋予作品任意指代性,因为具象的作品容易产生思维的确定性,阻碍想象空间克里斯蒂纳 卡纳莱、武晨、朱利安 奥培、徐冰的 不要脸 之作,都属于这种情况 德国女艺术家克里斯蒂纳 卡纳莱1961年出生于巴西里约热内卢,1990年代搬去德国,她从2000年后创作的作品都去脸化她的画作主题通常是日常却有滋味的生活,画面布局上采用平涂的色块,色彩温馨、突出拙感,画面显得更和谐 我理解她的这些 不要脸 作品,和国内艺术家徐冰创作的《男 幼 女 标志》有相同点,虽然表达手法不一样,一个是油画,一个是广告,但都有 任意指代性 的意思徐冰画的标志看着是不是很像洗手间的logo?而大多数洗手间一般只分成男与女,满足这种属性就能进去,脸长什么样子都没有关系 艺术家武晨的《我》也是如此 我 虽然有极强的指向属性,但每个个体组合起来,变成万千个体,构成世界共同体 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六个,也就是说,最多通过六个中间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这是着名的 六度空间理论 由 六度空间理论 出发,再看看英国艺术家朱利安 奥培2014年的作品Walking in Sinsa_dong,还真有点意思 1958年出生在伦敦的朱利安 奥培是当今英国艺坛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过去数十年他一直在探索形象生动、风格简化的绘画他与中国结缘颇深,2006年参加上海双年展,2009年参加香港国际艺术展 Walking in Sinsa_dong这幅作品,五个没有脸的行人,行色匆匆走过,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拒绝交流朱利安 奥培探讨了人们对外在世界漠然、肤浅的情感反应;这一反应可以是麻木,同样也可以是对事物出于无知的惊讶画面的人们并没有构成熟人社会,大胆想象,没准是因为少了一个人,所以才未能实现 六度空间理论 呢? 他把那些 文革 杂志的封面人物 去脸化 ,抹去 高大全 的身份标识 不要脸 艺术的另一个原因,我想是出于对已有图像增删或挪用的现实需要,以及对模糊身份意识、企图寻找自我或记忆的情感需要季迪恩 鲁宾的 文革 系列作品就非常典型 季迪恩 鲁宾1973年出生在以色列,是如今伦敦重要的国际艺术家他喜欢以孩童、家庭、抽象肖像为创作题材他为家族成员画了一些作品,但他的家族在二战逃难时丢失了许多照片,这位艺术家不知道长辈的样子,只能根据想象来描绘,所以这些画当然不可能像梵高的自画像那样有清晰的五官 后来,鲁宾翻阅中国 文革 时期的杂志,发现很多封面肖像有 高大全 的特征那个年代, 四人帮 提倡的文艺作品要求 在所有人物中突出正面人物,在正面人物中突出英雄人物,在英雄人物中突出中心人物 ,而 中心人物 必是 高大全 的角度鲁宾萌生了奇思妙想,他撕下那些杂志封面进行重新描绘, 去脸化 处理,模糊那些干部和模范的身份意识 画面上的旅人戴着头盔、墨镜,而那张他丢失的脸孔在天上飞 还有一种政治隐喻更强烈的去脸谱化创作,包含讽刺和戏谑性,如杨振中、洛克尼 哈尔扎德的作品 在巴塞尔现场,这类作品并不多见,因为巴塞尔的定位是以商业为先,促进交易为旨巴塞尔毕竟不同于学术性展览,它更多站在市场、机构、藏家的角度呈现当代艺术的现状,包括价格区间的参考主办方与画廊看中的是最后的成交数字在现场,看着买家与画廊工作人员窃窃私语、讨价还价,你会感到买卖艺术品和别的商品没什么形式上的差异,只是成交价格昂贵,动辄几万、几百万 巴塞尔艺术展更乐意引进容易产生交易的艺术品,比起瑞士巴塞尔的前瞻性,香港巴塞尔更加商业性这种方向导致现场更多是抽象艺术品,而较少与政治相关的作品 1993年毕业于杭州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的杨振中,他的艺术创作充满对标准社会行为概念的挑战愿望他的装置艺术作品《团结万岁》中,九大块建筑木材错落地砌在地面,站在前方指定位置,通过透视原理能看见完整的 天安门 有意思的是,如果另一名观众正好站在 毛主席像 前的空白框时,你会看见他的头像取代了画像这种 取代 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去脸谱化 而伊朗艺术家洛克尼 哈尔扎德作品的《王室金鱼》不只没有脸,连头都没了金鱼在西方寓意当中都是形容没有脑子、愚钝的人在这位艺术家的画面表达中,英国王室成员的合影就像在做戏,所有人心不在焉,只有刚出生的孩子还保持纯真,而女王就像带有圣光一样照耀着孩子作品带有对英国王室的一种讽刺 这位艺术家的经历有点坎坷洛克尼 哈尔扎德和摄影师拉明流亡迪拜,虽然他们的作品在西方主流收藏界炙手可热 其中不乏像查尔斯 萨奇、唐和麦拉 鲁贝尔夫妇等收藏界风向标级人物,但伊朗的亲朋好友们警告哈氏兄弟,一旦他们重返家乡德黑兰,将面临被处决的命运 在伊朗,每年艺术学校毕业生数量达到4万人,其中包括平面艺术家文化在这里受到重视,却也怀着恐惧:许多艺术家、、作家和电影人被囚在狱中 值得一提的是,我在找资料的过程中看到悉尼艺术家蒂姆 斯托瑞尔的无脸肖像《戏剧旅人》,也非常有意思画面的 旅人 没有脸,却戴着墨镜、头盔,穿着大皮靴,身边挂着很多行李,包括调色板、画笔、图纸,还有狗在他身后飘走的废纸片上,似乎印着一张丢失的脸孔2012年,蒂姆 斯托瑞尔凭此获得澳大利亚最负盛名的肖像画奖阿奇博奖 艺术家本人解释说: 当你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的体育节目,你会梦想自己生活在别处 是的,每幅没有脸的作品,每个人都可以代入

止咳先祛痰的说法对吗
小儿咳嗽感冒药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