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醉归

2019-10-12 21:58: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评股曹股长五十多岁,人称“香股长”,隔三岔五有人请他。一般情况他不拂人面子,用他自己的话说,“你不误我事,我不误你事”。他喝酒有个特性:不醉不快活。

正月十六这天,他又喝高了,在驾驶员的搀扶下下了车。他绕着舌头打发人:“走,走……你们走,我能……能……回家……”说后撇着蟹步进了单位住宅楼小院内。

赶上尿胀难忍,他连忙解开裤带,在一棵泡桐树旁哗哗哗淲将起来。淲完后,系好裤带,转身就走,但走不脱,挣了好几头,还是走不脱。咋的啦?见鬼!

夫人在家焦急,不时对院内瞅瞅。突然发现树旁人影晃动,便出来摁亮楼梯口大罩灯与院门吊灯,走了过来。曹股长抱着树扭头一看,吓出一身冷汗——老婆来了!他想,要是被她发现,回家一顿臭骂在所难免。还好,老婆竟然柔和地只问了一句:

“干什么呢?”

“呃呃……圈一圈这树……长粗了多少……”曹股长边说边打酒嗝。

“茶泡在桌子上——臊尿又灌多了吧?我去买两节电池,电视遥控器没电。”

曹边跟老婆对话,边滴溜溜瞅着树,一手在人树之间一划,终于明白了,裤带将自己箍在树干上。他连忙将裤带解开,狠狠地在腰间一勒,然后趔趔趄趄,像鸡娃踩牛屎往楼上走。

他抓住楼梯木扶手,走走退退,喷着酒气,像跑累的马噗噗打着响鼻。到了门口,他抖抖索索地拿钥匙在锁眼外乱插。门嘎地开了,股里的小王站在面前。他抬腿跨进门槛,室内有几个陌生人,方桌上摆着瓜籽、糖果、几杯绿茶。他在心里暗想,这小王多礼,每年都来拜年,自己又不在家。但转而一想,老婆接人待物像个阿庆嫂,在家不在家一个样。那么就来个见面礼吧,打一圈香烟。他掏出“玉溪”,一看不对,饭桌上小李塞的两包“中华”在哪啦?他摸了几个荷包,最后抓出,每人散了一支,自己也将火机摁着,吸得吱吱响。他在一把椅子上坐下,耷拉着脑袋开始喝茶。大概十点多钟,肚子不争气了,他骂骂咧咧:“我操,买个电池——到美国去啦?”小王一头雾水,看他一眼。他指着大伙说:“小王,还有你们……改天补上,一醉……方,方休!时间不早了,你们回吧,我困了……”

小王瞪眼,愣了一会,咯咯笑道:“曹股长,这是四楼,是我家……”

“你家?你家……”曹股长葳葳蕤蕤盯着中堂画——翠竹图,题有郑板桥诗句“未出土时先有节,到凌云处终虚心”。错了,是错了,我家是寿星图,老光头手捧酒葫芦。

小王冲他笑笑,搀他下了楼。

到了门口,曹股长低头在裤腰小攀上取钥匙,一不留神,额头碰着墙楞,蹭出血。

小王拿过钥匙帮他开了防盗门。他伸进右脚立即向后摆摆手,然后将门轻轻关上,蹑手蹑脚进了屋。

他不敢开灯,像贼一样屏住呼吸,摸进房间。他在床上摸索一遍,没人,骂一句“妈的”,宽衣解带,躺倒。不一会,鼾声雷动。

第二天起床,老婆瞟了他几眼,用审讯口吻问:

“又醉啦?”

“胡扯!二两小酒……”

“好好好,那我问你,为什么给泡桐树系裤带?”

“那,那——我不是说了吗,圈圈……”

“那又为什么跑到小王家?”

“没——噢,唠唠嗑呗。”

“额头怎么挂彩了?”

曹摸了一下,有点疼:“这个……饭桌上,喝酒时拉拉扯扯指甲划的吧……”

老婆瞪眼,说自己根本就没出去买东西,一直在盯梢,又在他回家前溜回了家,躲在房间里。她突然嚷道:“曹大股长,香股长,我是为你好,免得丢人现眼,免得迟早死在‘骚酒’上!你还真会编:在公共场所淌黄水,裤带箍树杆,还说什么量哪圈哪;跑错楼层,竟然催人家回家;取钥匙撞破了头,又扯上什么甲。丢人丢牲口!”

一阵连珠炮,轰得曹股长头晕目眩,汗水涔涔,一副脸啼笑皆非,轻声说:“教导的对,很对。对不起,我说谎。下次注意,下次改正,不改猪狗不如!”

共 144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写的是一个酒醉男人的状况,呈现了他酒醉的程度,反应出了他平日里的作风,具有讽刺意味。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7-01-07 11:06: 2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淮北治疗白斑的医院
普洱治疗阳痿方法
营口治疗卵巢炎方法
淮北治疗白癫风医院
普洱治疗阳痿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