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苍白之手 第二百三十八章 斥候霍克

2019-10-12 18:52: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白之手 第二百三十八章 斥候霍克

以荆棘岭石堡陷落为分界线,反废奴势力纠集的杂牌军主力部队,受到什么刺激似的陡然加速推进,分成三支兵团凶狠地扑向拓荒领的西部防区,就像闻到猎物伤口血腥味的恶犬,悍然攻打占据险要位置的骑士领。

烽火台的狼烟接连点燃,熏黑的天空布满战争的阴云,求援的信件如同雪片飞进奔流城,可惜领主雷兹依旧毫无所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与此同时,莫德尔等人越过淤泥沼泽,接近荆棘岭的时候,就依稀看见山麓位置的石堡被战火焚烧化为灰烬的一幕,心痛之余连忙就近降落。

完成使命的风精悄然淡化消失,如此远的距离,背负三个年轻人赶路,几乎耗尽了它的源泉,现在只能回到“召唤者”的身边,缓慢地充能恢复原有的水准。

被鲁斌定位为“斥候”的霍克,揣着建立功业的上进心,一头扎进附近的丛林,由于“旅行之靴”的缘故,他在地形复杂的林间地带穿行的速度很快。

莫德尔忍不住摇头,看了费希一眼,随即从行囊中取出蒙巴顿大师制作的“神秘地图”,指着上面昏暗的迷雾,被一个细小的光斑不断挺进驱散,逐渐显露出附近的地形地貌。

两人还在熟悉周围的环境,缓解低空飞掠的不适,忽然莫德尔眉毛轻挑:“真快!被领主雷兹钦点的斥候,已经接近荆棘岭,才过了多久?”

费希的眼睛略过“神秘地图”,看见荆棘岭石堡原址密密麻麻的光点,“敌人的数量经过大战后竟然还有这么多!驻守骑士未免也太无能了。”

莫德尔轻轻摇头:“根据奔流城市政厅收到的情报,敌人收刮了斗篷丛林的土著地精,经过此战后,数目少了大半。损失交换比率,还是我方占据优势……咦!我们的斥候已经动手了,真是一个心急如火的人。”

在两位正统法师眼里,“神秘地图”显示的盟友所在的白色光斑,接连熄灭了三个属于地精的绿色光点,并不断利用地形游走在丛林的边缘地带。

莫德尔取出一根手臂长的椴木法杖,顶端镶嵌着极为罕见的黑珍珠,拇指头大小,表面流淌着温润光泽。他用法杖轻轻触碰费希的外衣,致密的奥法能量立即编织出防护力非常出色的法师铠甲。

时刻观注此地的鲁斌,通过“死亡之握”雕像,看到莫德尔施展的法术,没有念咒的无声施法,令他忍不住露出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的想法。

比较于莫德尔的十颗戒指,费希露出双手的银镯

,镶嵌在上面的五种不同颜色的宝石,似乎都蕴含着可怕的法术力量。

“蒙巴顿的作品?普通的宝石附加奥法能量,硬生生体制作出法术序列器似的奇物,他的大师头衔确实是名副其实!”

与此同时,“斥候”霍克手持精灵制式的单手剑,接连干掉三只森林地精,目光瞄到丛林边缘投石机制作工场临时改造的伤员收容帐篷。

最好的地方当然归人类所有,森林地精只能拖着受伤的身体,用剩余材料搭建出狗窝似的破烂窝棚,互相帮忙给对方裹伤。

伤口浅的抓一把新鲜的泥土糊住,伤口深的只能用草木灰,好在山脚下到处都是草团树枝燃烧剩下的灰烬,治疗的材料总是不会缺少。至于骨折、内出血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凭借体质熬下去。

当然了,以森林地精顽强地就像蟑螂似的生命力,只要大吃大喝一顿,美美地睡一觉,就算死了也能毫无怨言地永远闭上眼睛。

最后一缕暮光沉落地平线的时候,身披精灵斗篷的“斥候”霍克,蹿出茂密的丛林,飞快地接近伤员帐篷,借助旅行之靴的轻便,行走之间竟然安静地没有一点声音。

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时候,他从后面接近负责此地的护卫,当霍克准备下手的时候,强烈的杀气激起目标的注意,毕竟对方也是资深的奴隶猎人,对于危险的直觉还是很敏锐,顿时原地转身,准备抽剑出鞘反击。

不过霍克的动作更快,出乎目标意料之外的快,锋刃轻薄的“剑兰”贴着肋骨之间的缝隙捅进他的胸膛,直接将心脏切成两半。

“唔……”痛呼声刚刚脱口而出,就被霍克及时伸手捂住堵回嗓子里,同时持刀左右摇摆,痉挛剧痛瞬间抓住此人,并迅速结束他的生命。

伤员帐篷里此起彼伏的哀嚎和惨叫声,掩盖住外面的刺杀事件,霍克确定目标已经死亡,手腕发力将剑抽出来,在新鲜的尸体上轻轻擦拭,随后迈着不快不慢的脚步,光明正大地走进帐篷里。

无人照料的伤员还没有反应过来,唯一负责照明的油灯就被霍克打翻在地,唯一的光源熄灭后,帐篷里陷入死寂般的黑暗。

紧接着,雪亮的剑光不停闪现,伴随着怒吼和惨叫,腥臭的血花到处绽放,一条条风中烛火的生命就此悄然凋零。

随时关注此人的鲁斌对融入负能量结晶,通过符文之锤再次打造的“剑兰”非常期待,“真可惜!这把剑没有成为地精杀手,却成为战场收割机。这个名叫霍克的年轻人,想不到杀性竟然如此重,看来他是被异化的剑兰影响了。”

与此同时,在荆棘岭石堡大肆搜掠的前锋军,身为指挥官的埃米.维尔戈还沉浸在“先下一城”的战功里沾沾自喜,不过血族男爵,却通过“摄魂灯”察觉到少许异常。

战前允诺后不打扰奴隶猎手的灵魂,因此摄魂者弗拉基米尔只是对新鲜的死亡气息有所怀疑,紧接着,当“斥候”霍克开始斩杀地精伤兵时,这位血族男爵立即知道对手的反扑来了。

“没想到会这么快!”

荆棘岭战役刚刚落下帷幕,被攻陷的石堡几乎被拆成废墟,除了三具骑士的尸体保持完好,其他的民兵都被损失惨重的地精泄愤式的撕成碎片,鲜血染红了每一块砖石,浸透到地底深处。

埃米.维尔戈也察觉到有些不对劲的地方,连忙开口询问血族男爵:“尤里阁下,发生了什么事?”

摄魂者弗拉基米尔侧头望着指挥官:“战前我就有不祥的预感,敌人想不到我们会如此快速地拿下荆棘岭石堡,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抵达的援兵,开始对我们山下的残兵进行报复。”

“山下?都是可怜的伤员!该死的,他们竟然不讲规矩。”

前锋军指挥官的话,令血族男爵无语了,战事都打到这个份上,奔流城还会跟你讲规矩,天真的可笑。

摄魂者弗拉基米尔展开翅膀,夜色中一对蝠翅迎风猎猎,猛地蹬地借力蹿起,向山下伤员帐篷所在的位置,也就是投石机制作工场滑降而去。

埃米.维尔戈看着周围毫无军纪,享受战胜的成果而肆意妄为的部下,忍不住摇了摇头,他忽然感觉有些疲倦,不是身体积累的压力或者其它什么,而是发自内心的怠惰。

带领这些杂牌军攻下荆棘岭,前有投石机攻城,再有地精炮灰铺路,如此才奠定胜局,只是这样一来,似乎也用尽了埃米.维尔戈的心力。

“尤里阁下放下血族的酒杯,捧起亡灵书的魂灯,普通的敌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我何必为他担心,我应该为尤里阁下的对手感到悲哀,那必死无疑的命运。”

与此同时,正在割地精首级的“斥候”霍克,忽然感觉到背后冷汗直冒,就像自己被凶狠的饿兽盯着上下扫视,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立即放下铁线穿过耳朵串成的地精头颅战利品。

仔细想了想,没必要蹿进丛林里躲避,当下抓住背后的精灵斗篷,猛地用力卷过头脸,身体顺势趴在地上。

由于附近的岩石地形,颇具灵性的精灵斗篷自动适应环境,将“斥候”霍克覆盖以岩石伪装,斗篷上面的褶皱自然变成石头的纹理。

没过多久,血族男爵滑翔降落在伤员帐篷前,还没有掀开门口的幕布,就闻到浓烈的新鲜的血腥味。

环视左右,还有十几头待在附近,身受重伤的地精炮灰被杀,头颅都被割掉,用铁线穿过尖长的耳朵变成一串。

“战利品!聪明人,放弃后选择逃走?被我吓走的无胆匪类吗?”

就在这时,躲藏在精灵斗篷变化而成的岩石里的霍克,显然是被来人的话激怒了,毫不犹豫地原地蹿起,用尽全身力气挥剑直刺。

近在身边的变故,令血族男爵都没有反应过来,只能勉强扭曲身体避开关键的心脏部位。不过以他浸淫亡灵书多年,转职为摄魂者后,身体反应已经相对变得迟钝,即使关键的器官没有受创,胸膛部位依旧被划拉出深可见骨的偌大伤口。

“见亡灵了!我竟然被一个没有跨入超凡层次的剑士所伤,这件事传出去,我的脸面都要丢尽了。”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王玉堂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住院费用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陈洪贺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治疗费用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郭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