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摘星 第二百七十三章 落日

2020-01-17 17:53: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星 第二百七十三章 落日

白发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但比之天赋实力更为可怕的却是他的心性,数年前,这个名叫君夜的少年在走进星辰殿向自己发出挑战的时候,雷鸣便发现了他体内含有极为浓郁的异魔气,那个时候的君夜已经算得上半个异魔,但他依旧未被魔气操控甚至保留了自己的心神。好奇之余,在击败他后,雷鸣便将他关入了星辰之地,所谓星辰之地便是万年前那场灭世之争的古战场,里面强者陨落无数,无数魔将葬身于此,残留的异魔气更是一个极为可怕的数字,别说是人类,就连一半的异魔待在里面久了恐怕都会承受不了那么庞大的魔气爆身而死。

谁料想,不管是身为心魔的他无法控制君夜,就连在那么庞大的异魔气侵蚀下,他都能守住自己的心神,当真是怪物。当然,君夜最后逃出了那个地方,雷鸣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他从这个少年体内的异魔气中得知了一个消息,那就是星云宗大山底下镇压着一位老前辈,这位前辈便是当初的天宇都无法将之彻底灭杀,所以才挪了一座大山将之封印。

得知这个讯息之后的雷鸣便一直筹备着剿灭星云宗,解开那个封印的计划,至于那个叫君夜的逃了也就逃了,虽说他后来有遣人追查但对此事也没怎么上心。哪料想,不过短短几年时间,当初那个自己可以随意碾压的蝼蚁竟然成长到了一个令他都胆寒的地步。

“看来,你在星辰之地获得了不少好处啊!”

既然是古战场,自是有着无数传承机缘在其中,可那些机缘对于异魔来说都是凶险无比更何况是对一个人类,当然,现在的君夜已经称不上是人类了。

雷鸣有很多办法可以留下白发,正如他先前所说,自己既然开口与他说了那么多话自然是没有准备让他再活着出去,但他却迟迟没动手。

白发剑眉微皱,似乎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并未再废话,身影刹那间便消失而去。

青锋未至,魔影已然出掌,那仿佛从九天落下的光芒便被阻挡在了它庞大的身躯之前。魔影与雷鸣的动作一致,两者本就是一体,二指并拢,黑剑便无法再落下一寸。

“着急什么?人都还未到齐……”

雷鸣笑了笑,白发的眉头却皱得更紧了些,他不怎么在意别人的生死,或者说他真正在意的那些人已经不在人世了,可此时他心里依旧升起了不好的预感,却无法得知这种莫名的烦躁来自于哪里。

他无法揣测心魔究竟在想些什么,此人已经不是用阴险狡诈可以形容的了,这次入侵书山,他从一开始行动时便露出了许多马脚,比如在空城入口前杀人走漏风声,似乎就是在明确地告诉圣人,有异魔上山了般。再到入城之时,控制四海天才却未急着动手,这算是捏准了圣人的要害。当然,夫子如果在空城里直接撕裂虚空强行抹杀他,区区一头心魔绝对是无法逃脱的。

可同样,给他陪葬的人将是人类的未来,他就这样算计了书山,算计了夫子圣人,当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想取得书墓之中的某样宝物再以百人性命作为逃走的后手之时,他似乎又不打算活着离开,却是要以沾染魔气的鲜血污染毁坏天宇的传承。

杀了那些人可以说是毁灭人类的未来,可污染天宇的传承又有什么意义,这头异魔究竟想做什么?

谋划一场阴谋最重要的东西绝不是洞察人心之类的能力,那需要与这场阴谋相关的庞大信息,例如参赛之人的个人信息,亦或是空城与书墓世界相通的这个秘密,当然还有书墓本就是天宇前辈的墓穴这件事。这个心魔是从哪里得知这些信息的?知道这些事的人,整座书山恐怕也只有圣人夫子两个,难道他们还是内鬼不成?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白发仿佛看到了一张巨大的蛛,这张的中心在书山,覆盖的范围却是整个大陆。构的人似乎是这个叫做雷鸣的心魔,但他还没有只手遮天的能力,无论是信息的来源亦或是将夫子圣人都算计在其中的手笔也绝不是眼前这只异魔所能掌控的,唯一的答案便是,这心魔背后有位可怕的人物,他才是真正的织之人。

当然这些都是白发的猜想,并没有什么实际的证据,即便真如他所想的那般,他也没办法从这些已知信息中猜出那人的身份。白发不知心里莫名升起的躁意来自何处,但他的攻击却没有受到这些情绪的一丝影响。

剑锋受阻,但气势犹存,在那魔影转守为攻的刹那,他便从半空中猛然坠落而下,整个人连同长剑一起化为了一颗陨石向着雷鸣狠狠砸去。

“落日!”

一声轻喝,蕴含着精粹星元的剑芒与空气摩擦形成了极为可怕的高温,那柄长剑便化作了一轮刺眼的太阳以泰山崩塌之势狠狠碾压而来。雷鸣先是一愣,旋即大骇,这是异魔族的的顶尖武技,乃是当初那位异魔王大人所创,只是早已在万年前的那场灭世之战后失传。

“该死!”

他暗骂一声,却是丝毫不敢大意,手掌反身一拍,身后便传来了一阵阵血肉爆破的声音。那些被控制之人仿佛受到了某种指令一般,纷纷在此时选择自爆星府。暗黑色的血液不断朝着黑棺之上的阵图上汇聚。

落日已至,整个墓穴仿佛都迎来了黑夜,那个庞大的魔影终于承受不住这般压力,一点点地半跪在了地上。雷鸣嘴角流出丝血线,眼里露出抹疯狂之色,于是后方血肉爆破的速度开始加快,这些名动一方的青年俊杰不过片刻就陨落了大半,同样,黑棺之上的阵图那些镌刻的古老符文也在此时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仿佛是沉睡已久的凶兽终于迎来了苏醒之日般。(未完待续。)

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宽甸中心医院
湖南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江门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芜湖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