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革命吧女神 九百八十 文明得进步,风俗得矫正

2019-12-04 12:51: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革命吧女神 九百八十 文明得进步,风俗得矫正

虽然卡苏斯叫着这只是开玩笑,阿丽尔还是以她父亲之名立下了誓言。

“只要帮我解决山顿海谷的麻烦,让这里重归安定,别说娶我,让我当奴隶都行!”

别看她如此富有牺牲精神,可揪着卡苏斯不放,绝不跟夏安扯上关系,足以证明这位人鱼公主的……小聪明。

卡苏斯当然敬谢不敏,但还是承诺会视情况帮忙。

从山壁上的小门进了海谷内部,夏安对卡苏斯说:“人鱼公主呢,真的不动心吗?”

“大叔,我明白了。”

卡苏斯叹气:“这一路你都在考验我,我不会犯错误的。”

夏安笑道:“这怎么就犯错误了呢?就算人鱼这个阶级是我们要打倒的,不等于人鱼个体不能背叛她们的阶级嘛。你娶了她,让她完成这样的改造,不也是功劳吗?”

卡苏斯坚决的道:“我们费共从来都反对用爱情婚姻这种事情当作革命手段,而且我对她又没什么感情。就算大叔你是组长,也没有权利要求我这么做。”

夏安哼道:“不就是嫌弃人家湿漉漉的不好恩爱吗,你这是种族歧视!”

卡苏斯决定不理会他了,邪神就是邪神。

夏安话头一转,说起了这处美丽得只在幻景剧里才能看到的海底世界:“跟我最初预想的一样,这个内层海底不是自然形成的,是人工建造的,相当于一个小型的次位面,跟小红和总枢机干掉的风暴群岛次位面很像,但没有衍生魔功能。”

“感觉这个次位面存在的时间比风暴群岛次位面还要久远,我猜测是魔法帝国时代,魔法帝国开发海洋时留下的遗迹,然后被海灵当作了避难所。”

“怪不得啊,人鱼这么弱小的种族,居然能成为海灵的统治阶级。驯养海兽,驾驭海兽之王,在海中定位甚至会一些低级的心灵法术,这些都不是根本原因。真正让他们能够统治其他海灵的依凭,就是这层位面屏障了。”

夏安不愧是神祇,只是粗略看看和感受一下,就窥破了人鱼的底牌:“我猜测,只有人鱼可以操作这里的次位面屏障。几次纪元更替,陆地上灾难重重,海洋里也一样。人鱼可以决定谁进避难所,自然就成了海灵社会的统治者。”

“要追根溯源的话,我怀疑人鱼是当初建造这些避难所的魔法师的助手,弱小、聪明、善解人意还很养眼。”

卡苏斯装作没听见最后半句话……

的确如夏安所说,内层海底是人工建造的,不然难以解释为何有充沛的光照和茂盛的水草。海水无比清澈,时刻在流动,水压计显示这里只相当于百来米深的浅海。

穿过山壁,是一片宽阔峡谷,用珊瑚贝壳建造的房屋分布其间,在远处的峡谷壁面堆积起规模宏大的建筑群,一看就是类似王宫的所在。

阿丽尔摆动鱼尾,以百米冲刺般的高速前进,卡苏斯和夏安毫不费力的跟在后面,令阿丽尔和两个纳迦卫士再度吃惊。

他们身上的海洋武装还没开启全速模式,不然也是上百节的速度。

“跟紧我!”

如此表现让阿丽尔更安心了,索性抓着卡苏斯的手一同游向王宫,让卡苏斯面对夏安刷过来的滑稽脸无符以对。

应该很热闹的水下城市,此刻却门户紧闭,零零落落的没几个人……不,海灵。各类奇奇怪怪的海兽漫无目的四处游荡,仿佛失了魂一般。

王宫尽头是大批纳迦,却不认识阿丽尔和她身边的纳迦卫士长,被阿丽尔发出的一道锐利水波尽数驱散,卡苏斯和夏安跟在她身后冲进王宫。

夏安还在抱怨:“看样子是喝不到一口热茶了。”

两个人类还是留在了王宫的外厅,跟阿丽尔约好如果需要的话,就用通话器呼叫他们。

阿丽尔带着纳迦卫士急急进了王宫更深处,卡苏斯跟夏安正好奇的四处打量,这可是以后拍海洋题材幻景的素材呢,丹尼尔的模糊声音响起。

“通讯有点问题啊,你们在下面怎么洋?”

丹尼尔语气有点凝重:“我这边情况不太好啊……”

山顿大漩涡位于海底一连串巍峨群山夹出的深邃海沟里,狂猎者一号悬停在最高那座山峦的山腰上,山腰间的连绵谷地就是外谷鱼人部落的栖息地。

这一路上丹尼尔对海灵社会也有了更多了解,比如说海灵同样需要阳光和空气,但在浅海,这样的地方不仅少而且不安全,一到纪元更替就全完蛋。之前风暴群岛的次位面膜消失,引发的大海啸也摧毁了很多浅海里的海灵部落,死伤惨重。

大漩涡之下的内层海底世界只有人鱼和他们的高阶附庸,比如纳迦才有资格住进去

。鱼人这样的低等海灵,要么住在浅海,要么在大漩涡附近居住。海底山脉缝隙会泄露出很多空气和光亮,足够养活很多鱼人。

就在奔波和波奔的家园里,难以计数的纳迦、海蛇、海象海牛海马,当然更多的是跟外谷鱼人鳍色相异的其他鱼人,正在杀戮着外谷鱼人。

每一块谷地都像沸腾的火锅,血色在昏暗的海底里就是一片片浑浊,哦啦啦的叫声和兵刃撞击声通过水波向四周传递,拍打着狂猎一号的防护结界,再被传音器转换为空气里的声音。

丹尼尔所说的“情况不好”,重点还不是谷地里的杀戮,而是在距离潜艇几十公里外聚集着的几片“鱼群”。

在灵子雷达上只是鱼群,在灵魂扫描仪上,就是数量高达几十万的海灵了,看分布还不是来自一个势力。

“这是我们干的……”

丹尼尔苦笑着说:“海灵上层崩溃了,正在重新调整势力格局。附近几个大漩涡结成了一派,正准备一口气把这里攻下来呢,我觉得……”

丹尼尔犹豫了一下,还是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我们该负起来。”

这边卡苏斯还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夏安却很肯定的道:“当然,我们就是为此而来的。”

正说到这,王宫深处微微震动,同时通讯器也响起了阿丽尔的呼喊。

两人赶紧启动海洋武装的快速模式,冲进王宫深处。

他们可没有功夫找门路,直接撞穿一道道珊瑚墙,赶在大群纳迦即将用三叉戟刺穿护住阿丽尔的透明屏障前救下了她。

卡苏斯一记大范围的心灵冲击就让纳迦瘫倒了大半,夏安完全没动,实际上他暗暗用未知神术放倒,看起来就是卡苏斯一个人大展神威。

“大叔你就别坑我了!”

卡苏斯看破了夏安的伎俩,咬牙切齿的警告。

阿丽尔解除屏障,对卡苏斯递来满含惊奇和感激的目光,再化作悲伤,投向这处厅堂的尽头。

王座上,一个年迈的老人鱼正随着水波微微荡动,头上的王冠显示他就是阿丽尔的父亲,山顿海谷的主人。

“父亲,我会完成你的遗愿,我会让山顿海谷重归和平。”

“至于整个风暴洋的所有海灵,我没有那么大的力量,但我发誓会像您一样睿智而稳重,学着您与其他海谷之主沟通,让海灵重新团结起来。”

阿丽尔飘到父亲身边,点点晶莹自两眼飞出,那是异常珍贵的人鱼之泪。

那些人鱼泪很快黯淡无光,夏安那海洋武装的腰带上闪着微微紫光,很显然,是被夏安偷偷捡了。

卡苏斯捂脸,原本他对这位神祇还是很尊崇的,现在差不多破灭干净了。

人鱼公主摘下王冠,取过权杖,这让角落里缩着的一群人鱼发出愤怒和不甘心的尖叫,可聚集在阿丽尔身边的纳迦,还有冲进来的两个怪异“魔偶”,让他们不敢有任何行动。

阿丽尔戴上王冠,举起权杖,一股异常的气息笼罩住这条还很年轻的人鱼,那是跟某种强大力量的奇异关联,让她跟之前有了绝大的不同。

夏安解释:“王冠和权杖应该是控制结界权限的魔导器……”

权杖指住那些人鱼,阿丽尔冷冷的说:“兄长们,姐姐们,不要认为没了利维伊特,世界就跟以前不同了。没有利维伊特,还有我,还有所有渴望和平的海灵,绝不会允许你们让海灵们陷入到自相残杀的混乱里!”

这话让卡苏斯忍不住向夏安发了一连串省略号,夏安也回了他一串省略号,默契尽在不言中。

阿丽尔恶狠狠的道:“现在,你们不马上从我眼前消失,我会学着父亲当初即位那样做!”

这些男女人鱼们哧溜几下,全跑光了。

看来是老人鱼王坚持到了最后一刻,将王位传给了阿丽尔。跟其他儿女相比,担任利维伊特高阶祭司的阿丽尔显然才是最佳鱼选。

“谢谢你,卡苏斯……”

确定威胁消除,王位也到手了,阿丽尔几乎要瘫着飘起来,她感激的看向卡苏斯,另外一个人类自然被无视了。

夏安很不识好歹:“你们俩先别急着加深感情,外面还有更大的麻烦。”

“什么!?”

阿丽尔差点眼睛一翻晕了过去,周边几个海谷都来攻打这里了?

她下意识的抓住人类少年的胳膊摇晃:“卡苏斯……”

卡苏斯没说话,阿丽尔终于正视另一个人类:“那个……夏……夏安?”

“卡苏斯脸皮薄不好意思提条件,我脸皮厚啊。”

夏安嘿嘿笑着,笑得很邪恶:“公主殿下……不,应该是女王陛下,你该明白我的条件。”

卡苏斯咳嗽着打断夏安:“我们就是为了海灵的自由和幸福而来的,所以,如果我们保护住了这里,你这个女王就不必当了,让山顿海灵自己管自己。”

阿丽尔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卡苏斯:“不要女王?自己管自己?你疯了吗卡苏斯?”

夏安向卡苏斯的视野发了个大大的拇指,再对阿丽尔说:“别管我们疯不疯,条件就是这个。你如果是真的关心你的同胞,而不是贪恋这顶王冠和权杖代表的权力,就尽快答应,时间不多了。”

阿丽尔抱住权杖:“这不仅仅是权力的象征,它还……”

“还负责操作屏障对吧?”

夏安不客气的打断她:“让海灵们自己选出代表来管啊,如果你的子民们仍然相信你,那你仍然可以拥有它。”

万年秘密被外人揭穿,阿丽尔异常震惊:“你怎么知道……”

她倒也不是寻常小女孩,很快就镇定下来,目光闪烁着,沉吟了片刻,轻轻点头道:“我答应你们,但我会跟你们到外面去,亲眼看着你们打退那些敌人,然后才兑现承诺。”

卡苏斯抓住她的胳膊就往外游,时间的确非常紧急。

夏安抱怨道:“果然,我就说一口茶都喝不到。”

“等等……”

阿丽尔挣脱了卡苏斯,游回到王座前,抱住父亲的尸体。

两个人类还以为人鱼女王是跟父亲告别,没想到阿丽尔接着嘴巴一张,咬住老人鱼王的肩膀,嘶下一片肉,咕吱咕吱吃了下去。

吃了下去……

吃了……

看到阿丽尔嘴角飘着的血丝,卡苏斯下意识吞了口唾沫。

他用无比认真的语气说:“大叔,你再撮合我跟她的事,我会恨你到死的。”

夏安还在嘀咕:“这是人家的风俗,你得尊重……”

最终还是认输了:“好吧,落后风俗得矫正,吃自己和吃别人的生灵没资格加入大同主义的大家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