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魂帝武神 第二百三十三章:天元境长老

2019-09-11 15:08: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魂帝武神 第二百三十三章:天元境长老

萧逸前世作为杀手之王。

遇到杀手,自然会技痒。

所以,每次遇到杀手,他都会想较量一番。

无论是之前的暗影楼杀手。

还是现在的血雾谷杀手。

但,每次的结果,都必是失望。

这个世界的杀手,空有一番武力。

空有用途极大的武魂。

却不会利用。

他还有更多的手段。

他还有更完美的杀人技艺。

可惜,血无伤没资格让他展示。

……

这时,血无伤身上气势大增。

血魂链,再次出现。

不过,不是武魂。

而是血雾谷重宝之一,极品灵器,血魂链。

真正的血魂链。

同阶品的灵器间,也分强弱。

血魂链,比之裂天剑派还有分殿主的极品灵器,绝对更强。

血无伤持之,地元七重武者都不是他的对手。

原本在近战攻击他的萧逸。

瞬间被这股气势震开。

“易霄,我要你死。”血无伤咬牙切齿。

作为血雾谷少谷主。

他接过无数暗杀任务,从无败绩。

今日,也不会败。

起码,在他看来是这样的。

另一边,分殿主和北山郡王,着急地大喝了起来。

让易霄速速逃跑。

但,萧逸,并没有逃。

反而仍旧御空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只有一声冷笑。

“死到临头,还敢笑。”血无伤脸色狰狞。

血无伤手持真正的血魂链,气势汹汹袭来。

萧逸仍旧没有动作。

待得血无伤来到身前。

萧逸才冷冷地伸出了手。

一把握住了他的咽喉。

“额。”血无伤,竟毫无反抗之力。

一股强烈的窒息感,让他浑身无力。

原本双手拿着血魂链。

此刻也在缓缓垂下。

“怎…怎么可能…”

“我怎么会这么虚弱。”

“我的力量…”

血无伤,陡然间脸色煞白。

一股死亡的恐惧,涌上心头。

“呵呵。”萧逸冷笑着,“你乃堂堂血雾谷少谷主。”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拥有极品灵器?”

“现在才拿出来对付我,迟了。”

谁都不知道。

在那漫天紫炎包裹之下,还有一层微不可见的青色光芒。

正是十界灭生火。

早在紫炎笼罩着方圆数千米时。

萧逸便已经将十界灭生火掩藏其中。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

十界灭生火,不断在焚烧血无伤的生机。

无声无息,诡异至极。

之前萧逸说那么多,还杀了九个血雾谷杀手。

让血无伤分心。

又和血无伤不断近战。

如此长的时间下,可想而知血无伤流失了多少生机。

这也是为何血无伤现在虚弱无比。

甚至是萧逸轻松就握住了他的咽喉。

“有些话,我忘了告诉你。”萧逸冷声说着。

“聪明的杀手,无论何时何地,都绝不敢大意。”

“因为,大意的代价,很可能是死。”

“聪明的杀手,懂得利用一切可利用的东西。”

“慢慢将敌人拉入深渊。”

“待敌人发现时,早已万劫不复。”

“我的雷霆一击,足以让敌人死不瞑目。”

每一场暗杀,都必是精妙算计过。

不留任何余地,不出任何差错。

这,才是真正的从无败绩。

萧逸那冰冷的话语。

此刻听在血无伤耳中,简直如深渊恶魔之言。

可怕至极。

面前这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到底有多么可怕?

他的心思,到底有多深沉。

与面前之人相比,自己简直是个可爱的婴儿。

面前之人,才是真正的杀戮恶魔,真正的残忍刽子手。

“死吧,我相信,你会死不瞑目的。”萧逸冷冷说着。

萧逸的心智,确实恐怖。

但,这只会用于对付敌人,无所不用其极。

对待朋友,他从来是重情重义。

这两者,并不矛盾。

只能说,何为敌人,何为朋友,萧逸分得很清。

这时,一股紫炎,包裹了血无伤。

哪怕他有保命之物。

紫炎也会将其慢慢耗尽。

血无伤的下场,只会成为紫炎之中的,又一抹灰烬。

“救…救我…”血无伤,挣扎着。

恰在此时,远处,一道恐怖的气息,陡然降临。

那原本包裹数千米范围的紫炎,瞬间溃散。

一位老者,瞬间到来。

轻轻一掌,便将萧逸震飞。

救出了血无伤。

“咳咳。”血无伤被救下,剧烈地咳嗽起来。

脸上那股恐惧之感,久久挥之不去。

而另一边,萧逸则被震飞百米。

口中,大口大口鲜血狂涌。

体内五脏六腑,疼痛无比。

刚才老者的一掌,若非他反应快,立刻调动紫炎和十界灭生火护身。

再加上有上品灵器五行铠甲护着。

以及修炼了修罗战体后的他,肉体力量,无比强横。

此刻已经死了。

“天元境。”萧逸咬了咬牙,脸色一阵难看。

“紫炎。”分殿主和北山郡王,连忙闪身过来。

“噗。”萧逸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脚步一个不稳,差点跌倒。

两人手疾眼快,连忙将他扶住。

这就是天元境的强悍。

要杀萧逸,只需一掌。

哪怕萧逸现在未死,也是伤势极重。

战力全无。

老者身穿血雾谷服饰,显然也是血雾谷杀手。

但那服饰,乃是深红色。

代表此人,乃是血雾谷长老。

“血雾谷长老,天元境武者,竟也亲临。”

“还真是看得起我北山郡。”

北山郡王冷声说着。

“哼。”血长老冷笑一声,“敢伤我血雾谷少谷主。”

“此人,必死。”

血长老阴森的目光,聚焦在萧逸身上。

“北山郡王,猎妖殿的分殿主,我劝你们还是别再多管闲事。”

“血雾谷的怒火,你们承受不起。”

“你…”北山郡王和分殿主,顿时脸色难看起来。

面对一个天元境,他们根本没有办法。

血长老不敢杀他们,但杀紫炎易霄,却轻而易举。

“哼。”

恰在此时,一道身影,从远处飞速袭来。

“血雾谷的怒火,我们承受不起。”

“我裂天剑派的怒火,不知你区区一个血长老,又能否承受得起。”

人影身为至,暴喝声已经传来。

正是大长老。

作为北山郡三位地元境之一。

北山城上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大长老自然知道。

而且,立刻赶了过来。

“裂天剑派的大长老?”血长老看了眼大长老,脸上,尽是不屑之意。

“滚吧,区区一个地元二重。”

“还没资格在我面前叫嚣。”

“听说,你们血雾谷此番前来,是要杀我北山郡的剑主。”大长老怡然不惧,反问道。

“是又如何。”血长老冷笑道。

“哈哈哈哈。”大长老大笑一声。

“血雾谷,你们是不是忘了,这里是哪里。”

“又是不是忘了,我十一师弟当年屠戮你血雾谷之事。”

大长老话音刚落。

血长老,似是想起了什么,顿时脸色大变。

“北山郡,这里是易疯子的家乡,糟糕。”

血长老脸色一变,一把捉起血无伤,慌张逃遁远离。

......

.....

.

第二更。明天再会。

(本章完)

腹泻宝宝的饮食调理
宝宝厌食怎么办
脑梗死有什么症状
小便发黄怎么调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