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天苍黄 第二百零六章 网开一面

2020-01-17 00:18: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苍黄 第二百零六章 开一面

“我是内卫中。”柳寒冷哼一声,宋嫂母女三人噗通跪下,柳寒转身静静的看着她们。

“大人的好意,我们知道,只是我们母女真无处可去,莫昆东躲,不还是被找出来了吗,大人既然要救我们,那就救到底。”宋嫂神情平静,可面若死灰,两女跪在她身后,珍儿还不太懂,脖子扬得高高的,不高兴的叫道:

“你要帮我们,不能只帮一半,我们最后确是落个死,那好死不如赖活着,还不如留在这。”

柳寒微怔,转念一想,心里萌发一个主意,点头说:“这话有理,这样吧,你们到帝都去,宋嫂,身牒的事,我给你们安排。”

“大人,身牒,属下已经办好。”宋嫂说着从怀里拿出三张身牒,她们早就准备了。

“那就好。”柳寒接过来看了眼,是正规的身牒,想想也对,作为内卫,连这种小事都办不到,还作什么内卫。

“你们到帝都后,住进正阳门附近的如意客栈,这个客栈是今年新开的,掌柜的姓苏,你们要编一个天衣无缝的身世来历,要经得起调查。”

宋嫂点点头,又问:“然后呢?”

“你们到了再说,我会派人告诉你们具体任务。”柳寒说道。

“是,大人。”宋嫂磕了个头,起身站在边上。

柳寒迟疑片刻,将身牒仔细看了看:“你们的身牒是扬州的,这个身牒只能用到徐州,你们到徐州后要换船,身牒用并州的,你们会说并州话吗?”

宋嫂为难的摇头,她们一直在扬州,没有去过并州,柳寒感到为难了。

宋嫂看着他,虽然不明白为何扬州的不行,但她可以猜测,和以后的任务有关。

“汝南行不行?”秀娘试探着问道,柳寒扭头看着宋嫂。

“我们曾经在汝南执行过任务,会汝南话,对那也有一定了解。”宋嫂解释道。

柳寒没有回答,沉默半响:“这样吧,你们不要直接上帝都,而是先到汝南,生活一个月,我只有一个要求,大街小巷,都要熟悉,街道有什么特色,那儿有颗树,街上老字号的掌柜叫什么,你们选择的住家附近,有什么店铺,都要了解清楚,要经得起盘问调查。”

宋嫂点头:“放心吧,我娘家其实就在汝南怀城,干脆我回怀城一段时间。”

“这样也好,你们在怀城待上一到两个月,然后再去帝都,到时候,会有人来找你们的。”

“明白。”宋嫂应道。

柳寒再没说什么,转身走了,宋嫂母女三人面露喜色,珍儿一下就蹦到桌边,拿起身牒,冲姐姐做个鬼脸,学着柳寒的语气:“要经得起盘问调查。”

可宋嫂和秀娘都没笑,宋嫂上去拎着她耳朵呵斥,小丫头哇哇乱叫,三人收拾好东西,关上房门,宋嫂回头看了眼,深深叹口气,这是她偷偷建立的避难所,可没想到,压根早就在别人眼中,这次扬州风波,来的若不是柳寒,恐怕母女三人尸骨已寒。

让宋嫂母女三人上帝都去,是柳寒临时起意,原本只是同情她们,可宋嫂的理由让他改了主意,他在帝都的人手看上去挺多,可实际上,有经验的人比较少,这母女三人有经验,是外地陌生面孔,到帝都后,可以作些事。

更主要的是,这事不麻烦,宫里压根不会知道。整顿扬州内卫在他的职责范围,少上几个人,很正常。

不但宋嫂母女三人要走,从吴县也调出来俩人,这俩人也得离开,他们直接上荆州内卫总管那报道,柳寒都不认识。

人员调整,意味着,扬州内卫整顿到了尾声,内卫要发展起来,需要时间和银子,这需要时间。

现在柳寒手上的人手其实并不多,范守盯着盛怀和刺史府,小刀盯着江湖,方梅氏盯着漕帮,顾府依旧是大脑,他则掌控城卫军郡国兵和水师,可以说,整个扬州的武备都在他控制下。

可柳寒觉着还不够,所以,处理了宋嫂母女三人后,他便开始整顿郡国兵和城卫军,开除了一批低级将领和老弱士兵,然后重新招了一批人,这些人多是北方来的流民,这个过程中,他自然作了些手脚,悄悄塞了些人进去,这些人都是老黄和柳铁秘密挑选出来的。

这些事,他都先向宫里报告,得到宫里批准后才实行,当然,宫里也不是省油的灯,给了他四个人,让他塞进了城卫军。

这一切顺利得让柳寒都感到意外,还是老黄给他作出解释,宫里相信他,因为他在大晋没有根基,与任何势力都没有关系。

城卫军实际是郡国兵的一部分,而州兵则是个泛称,平时并没有州兵一说,以扬州为例,州兵的最高将领是校尉,这个校尉平时手下并没有多少兵,兵都在各郡,战时需要时,州校尉凭太尉府的命令,调集各郡郡国兵,组成一支军队。

所以,扬州下属郡国中,最重要的便是扬州郡,控制了扬州郡国兵便控制了扬州城,这城卫军是郡国兵的一部分,平时负责夜间巡逻,守卫城门等等。

在之前,扬州郡的都尉已经换成虎贲卫军侯谢实,被柳寒开了的军官便是他提供的名单。

郡国兵经柳寒整顿后,剩下的训练便丢给了谢实,在这上面,柳寒是能少干一点是一点。

五月,阳光渐灼,扬州的花开得更艳,柳寒摇摇摆摆的回来,在门口被一个年青人拦住,年青人冲他深深施礼,柳寒含笑接受,随后带他到行辕里。

“身体好些了?”柳寒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很是瘦弱的年青人,长期的牢狱生活严重摧残了他的健康,脸色苍白无血,瘦得象根竹竿,一阵风就能吹走。

“多谢大人关心,草民已经好了。”年青人恭敬的答道。

“沉冤得雪,可喜可贺,韩老弟,今儿来所为何事?”柳寒说得文绉绉的。

“今儿是特地来谢谢大人的。”韩澄满是感激,长期牢狱,让他染上了不少病,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大部分伤病都好了,今天是特地来感谢柳寒的。

“谢我就不用了,这主要是莫齐莫大人之力,再说了,彰显正义不就是我们这些做官的本分吗。”柳寒说着示意他坐下,亲手给他倒茶,韩澄连忙又要起身,柳寒赶紧让他坐下。

“咱们这是私下见面闲聊,不用多礼,你要这样,我可不敢留你聊天了。”柳寒含笑说道。

“是,多谢大人。”

柳寒随口闲聊,韩澄的应答很规矩,甚至可以说无趣,这让柳寒很纳闷,这小子如此木讷,那青楼花魁是如何看上他的。

“韩兄,今后有何打算?”柳寒扯了一阵后,问起他比较关心的东西。

“老母这些为我的事,劳心费神,故而,我想伺候老母。”韩澄答道。

柳寒微微摇头:“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那我劝你最好离开扬州,找个不认识你们母子的地方,隐居避世。”

韩澄微怔,没有说话,半响才轻轻叹口气:“这正是晚生的顾虑,老母是扬州人,生于斯,长于斯,不愿离开故土。”

柳寒对他的观感有点转变,微微点头:“看来你不算迂腐,这陆家势大,你们要留在扬州,将来必定没有好结果。”

韩澄的神情有忧色,苦笑下,冲柳寒抱拳:“晚生知道,只是不知该如何办,还请现身指点。”“既然退不了,那就进嘛,富贵险中求,仅仅靠躲,不是办法。”柳寒说道。

韩澄犹豫半响,才轻轻叹口气:“听着行辕前段时间招募士子,可惜晚生福薄,唉。”

“这无妨,如果韩老弟有意,我可以举荐。”柳寒开始有点欣赏这位书生了,压根不用多话,便明白他的意思,并立刻作出响应。

韩澄抬头看着柳寒,目光中有丝疑云,想了想抱拳:“多谢大人。”

柳寒笑了笑:“不知你是想去顾玮顾大人那,还是希望去莫齐莫大人那。”

韩澄再度摇头,目光坚定的看着柳寒:“大人,我希望进虎贲卫。”

柳寒愣住了,进虎贲卫!这可不是小事,虎贲卫是宫里直接管辖,连太尉府都管不了,他一介书生,就想进虎贲卫。

“书生豪气,仗剑天下,可要真有降龙伏虎的本事。”柳寒含笑说道。

“若是上阵争锋,我自然不如,”韩澄说道:“可若筹谋于暗室,俯首于案牍,晚生自信还可以为朝廷效劳。”

“哦。”柳寒盯着韩澄,韩澄平静的看着他。

俩人目光碰撞,韩澄竟是丝毫不惧。

“顾玮顾大人是钦差副使,新税制成功后,必定要入尚书台,莫齐莫大人回朝后,也必定能得到提升,而我不过虎贲卫假校尉,就算回朝,最多也就是将那个假字去掉,为何要选择虎贲卫?”柳寒继续问道。

“无论顾玮还是莫齐,都无法保证我和家母的安全。”韩澄的回答及其简单直接。

柳寒同意这个判断,无论顾玮还是莫齐,在新税制推行完成后,便会回朝,即便将招募的士子都带回帝都,全部委任为官,也无法保证安全。

陆家势大,更何况,陆家身后还有士族。

但虎贲卫不一样,虎贲卫是皇上亲军,执行过无数黑暗行动,朝中大臣和门阀士族,对其恐惧之极,反而可以保证他的安全。

柳寒想了想,拍手叫进外面的魏豹,平时在行辕时,五个护卫一般只有一个在外面伺候,他们五人也知道,柳寒是上品宗师,压根不需要他们保护。

“咱们虎贲卫可以招士子吗?没有修为。”柳寒问道。

“回大人,属下不知。”魏豹老老实实的答道。

柳寒沉默了会,挥手让他下去。

(本章完)

无锡市精神卫生中心预约挂号
松江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福州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南通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珠海治疗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