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丹武至尊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苏寒的计策

2020-01-17 00:13: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丹武至尊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苏寒的计策

阅读

这个时候,如果要反抗鲁副领主的话,那肯定要撕破面皮,拼个你死我活。品书(.)三大势力的人联手,对鲁副领主和其他领主府强者,或许有一些占据优势的希望。

可是,一场火并之后,他们必须干掉所有人,包括鲁副领主。

干掉鲁副领主,别说他们有没有这个实力,算有这个实力,也未必有这个胆量啊!

这事一旦泄露出去,三大势力和赤龙领领主府反目成仇,领主府肯定会强势对三大势力出手。

三大势力联手,或许能和领主府对抗一下,可是到最后两败俱伤,对三大势力没有任何好处。

想到这里,那三大势力的强者都是垂头丧气。显然,他们也意识到,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翻脸的底牌。

“蔡老,麻烦你清点一下现场的人。如果发现不是赤龙领的生面孔,要么请他们离开,如果不愿意离开的……是要与赤龙领所有强者为敌。”

蔡老连忙点头:“是。”

苏寒远远的看到蔡老清点人数,心一动,忙朝那蔡老招呼起来:“蔡老,我在这里,他们不让我进去。”

苏寒之前擒下一个赤龙领领主府的人,假扮成那人的身份。这个时候,也是灵机一动,主动招呼蔡老。

蔡老远远的看见苏寒,眉头一皱:“小邹,你不是来的很早么?到什么地方瞎晃去了?怎么现在才过来?”

苏寒苦笑一声:“蔡老,别提了,我沿途被人伏击,差点见不到鲁副领主大人和蔡老您了。”

鲁副领主见自己这边又添一人,倒也不以为意。毕竟,苏寒假扮的这人,只是一个尊境二重,充其量是个凑数的家伙而已。

不过听到有人伏击领主府的人,鲁副领主眉头一皱:“谁伏击你?”

苏寒苦笑道:“玉蚕姥姥,还有那花月公子!他们都是墨幽阁阁主的人。”

苏寒虽然对在场的这些人没有什么感觉,可是,毕竟也是一条条人命。更何况,如果这些人真给那魔帝当祭品了,那也不是苏寒愿意看到的。

所以,在这些人彼此火并之前,苏寒可不希望这些人一个个蒙在鼓里,对墨幽阁阁主毫无提防。

只要给这些人一点点提示,让他们提防墨幽阁阁主,如此才能引得他们鹬蚌相争,苏寒好从得利。

果然,听到墨幽阁阁主这五个字,鲁副领主也是眉头一皱:“墨幽阁阁主?你们大家,沿途可看到过墨幽阁阁主?”

孙地不远独后术战阳我恨后

众人都是茫然摇头,显然,大家都早将墨幽阁阁主给抛到脑后了。

孙地不远独后术战阳我恨后他倒不是不敢提魔族,而是担心提到魔族之后,这些人在恐慌之下,会军心溃散,一个个都成了魔帝的祭品。

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想起来,自己是追踪墨幽阁阁主才来到此地的。可是,在这个节骨眼,墨幽阁阁主却诡异的消失了。

鲁副领主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狐疑:“小邹,你说是玉蚕姥姥和花月公子偷袭你,但是这两人,不是应该不在此地么?”

“属下也觉得怪,那墨幽阁阁主似乎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属下猜测,他应该有什么阴谋,不然这个时候,他怎么会藏起来不露面?”苏寒不断引导着这些人。

孙远科远酷敌恨战阳月太察

鲁副领主点点头,若有所思:“这墨幽阁阁主,到底在搞什么鬼?本座收到很多线报,说这墨幽阁阁主居心叵测,意图搞风搞雨。果然,这时候这家伙躲起来不出,一定有什么阴谋!”

蔡老也是附和:“副领主大人,要不派些人去搜索一下。”

鲁副领主想了片刻,却是摇头:“算了,此人尊境六重修为,接近于突破尊境七重,一般人去,也是找死。我们不要分散实力,先把这里的正事给办了。”

苏寒听鲁副领主这么说,心暗骂。

当下只能继续抛出猛料:“副领主大人,外面进来的阵法,已经封闭了。现在进出的路,都已经不通,属下有一种预感,我们这些人,都被那墨幽阁阁主给暗算了。”

“你说什么?”鲁副领主闻言,勃然变色。

“进出的路都已经不通了。”苏寒重复道。

此言一出,别说鲁副领主,便是那三大势力的人,也是勃然变色。大家都不是傻子,如果进出的通道都被堵死,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所有人,都被算计进去了。意味着人家这是瓮捉鳖,要将他们一打尽!

只是,一个区区的墨幽阁阁主,哪来那么大的胃口?将领主府、三大势力,还有一些其他势力的人,全部算计在内?

一时间,所有人的表情都是极为复杂。

鲁副领主神色也是十分凝重,将苏寒叫了过去,问道:“你碰到的事,你看到的事,都给本座详细说说。”

苏寒早打好了腹稿,当下道:“属下遇到了玉蚕姥姥和花月公子的袭击,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玉蚕姥姥和花月公子翻脸了。玉蚕姥姥不敌花月公子,便要逃走,结果冲到那阵法边缘,直接被一股力量吞噬。那阵法进出的通道,竟然被一股未知的力量给堵死了。”

“那玉蚕姥姥被吞噬,然后呢?”鲁副领主听说过玉蚕姥姥的名号,知道这是一个尊境四重的强者。

后地不仇独后球战月诺陌吉

“吞噬之后,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了,怕是死了。”苏寒道。

“那花月公子呢?”鲁副领主又问道。

“花月公子在和玉蚕姥姥的争斗,受了重伤,强弩之末的时候,被属下灭掉。”苏寒道,“属下灭杀花月公子之后,见阵法通道被堵死,也不敢怠慢,立刻跑来汇合。结果却被这些人堵在外面,不让属下进来。如果不是副领主大人露面,属下恐怕连进来的机会都没有。”

苏寒这番话,半真半假,却是巧妙的将自己摘了出来,同时也没有提到魔族。

他倒不是不敢提魔族,而是担心提到魔族之后,这些人在恐慌之下,会军心溃散,一个个都成了魔帝的祭品。

“副领主大人,若是进出的通道都被堵死,这墨幽阁阁主的胃口,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啊?”那蔡老忍不住道。

鲁副领主也是匪夷所思:“他想干什么?难不成,想将我们所有人一打尽?他有那么大的胃口么?”

众人都是无语,一时间,气氛有些凝重。

本书来自品书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网上挂号
长春华山医院治病怎么样
子宫衰老的治疗方法
合肥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汕头专科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分享到: